搬家月

圣诞节刚刚过去了。两年前的圣诞节,我们一家从一个公寓A搬到了另外一个公寓B,两年之后的这个12月,我们又一次搬出了公寓B,这次住进了一间政府组屋。
回想2014的那次搬家,主要原因是因为之前那套公寓A租约到期房东不再出租了,当时公司新租的这套公寓B,我们一眼看到就非常喜欢,搬进来之后也是一样的印象:重新装修过的三室公寓,多到夸张的储藏空间,餐厅整面墙的大镜子以及主卧的步入式衣帽间,细节到每一个柜门、抽屉都带有阻尼缓冲装置,给刚刚从老旧的公寓A搬来的我们带来无限的满足,公寓B到office、地铁站的距离也是不能更近了。
当时最担心的就是2年之后房东不再续租从而我们又要搬家。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初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影响你续租的,除了房东的想法之外,还有公司的租房政策。随着货币化租房改革的试点调整,我们不得不放弃这套舒适的公寓,尽管房东并没有打算跟我们终止租约。
在这套公寓B的两年时光里,我们拥有了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很可惜她以后很难记得自己在生命最初的6个月里生活过的家了。
刚刚过去的几个月,在找房过程中我并没有急着看房,而是花时间在propertyguru上看附近别人的房源,思考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一套什么样的房子。最终人品再次爆发,在想好了之后决定联系中介看的第一套房子,就拍板敲定了。新租的房子是一套比较老的组屋,然而老屋的面积是非常的宽敞,并且在独立租下整户之后,我们终于拥有了卧室之外的一间书房,小孩可以在地垫上爬来爬去玩,我也可以在一旁安静地看电脑。这是之前住公司公寓无法享受的——公寓的一间房会安排其他同事入住。除了房间大且多之外,窗外的景观、通风和屋子地理位置上的生活便利程度也是超出原先的公寓的,具体的就不展开说了。
上周刚搬完家,这次真是比两年前的搬家更具挑战了,由于原来的公寓B里面有大量的橱柜储物空间,因此收拾出来的东西远超过我们原先的预计,用公司的平板车+自己的大洗衣机箱子来回拖了十来趟,才把零碎的东西都搬来,最后再租了一辆搬家车把一些大件重物和电器一次性地拖了过来,最终在17号的晚上正式入住了。最惨的是,由于新家可以说是家徒四壁,几乎没有储物空间,因此到目前为止仍然有大量的箱子堆积在储藏室、餐厅以及书房,等待橱柜逐步到位之后收拾进去。
都说搬一次家扔一次东西,不过我们搬家并不是这样,家里长辈的想法是不管用不用得着都先留着备着,万一哪天就有用了;因此基本很少有东西扔掉,而是都跟着我们带过来了,所以乱七八糟的东西非常多,儿童玩具也是其中的一个大头,玩具只买不扔,只会越来越多。
不管怎么样,总算再次折腾完了,预计在这套组屋里,我们将会住上2-4年的时间,搬家之后的小小愿望:希望我们的下次搬家,搬进的就是我们自己的家,而不再是租的房子了。

iPhone7

经历了漫长的等待,终于入手了,我的亮黑色iPhone7。发现7p比6p重得多。手机一拿到手就开始整机备份6p,还原到7上,这样所有的照片视频就都还在了,平滑过渡。从4开始,一路用到7了,时间过得很快。

iOS 10

我的iPhone6P 升级到iOS10一段时间了。目前还不是太适应圆角的通知形式。可能是因为无法重按来直接点开消息吧,总觉得操作有点不便。锁屏左划直接进相机,然而如果并不是打算进相机的话,再右划可就回不来了。每次解锁都有点磕磕绊绊的。把墙纸换成了黑色背景,感觉酷酷的。时钟里多了睡眠记录不错。邮件app更好用了。其他方面就没啥特别的感觉了。坐等我的iPhone7P。

对了,照片有了大改,不过基本上没有新鲜的,google照片都已经实现过了。除此之外,就是按键音非常爽了,字母、删除、功能键声音都不一样,组合着打起来,非常的舒服。

20/07/2016

今天是个值得记录的日子:去ICA交完材料之后,我们一家三口正式拿到了属于我们的NRIC编号,和赵薇一样,成为了新加坡的永久居民,从此正式拥有了在出生地之外的另一个国家永久居住的权利。这是四年前所策划的移民三步曲里的第二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后面只剩下最后一步也就是入国籍了,当然最后这一步还需要经过时间和自己心态的考验。至少目前来说,达到第二步这一目标已经相当满意。

国内最近继续风起云涌,赵薇戴立忍的电影事件和南海仲裁引发的抗议事件,个人虽有自己的价值观判断但并未发声,反而看到的那些事情让我觉得,愚民太多依然是国内一个头疼的问题,新一代的小粉红们已经在逐步发展壮大,假以时日,完全具备再来一场文革的条件。到时候在那样一种扭曲价值观的社会里,如何能独善其身,其实难度很大。所以为了避免那种时代悲剧重演并且被迫参演,给自己和家人预先准备一个置身事外的option,应该还是显得挺有先见之明的。虽然并不希望混乱真的发生,但目前来说从管理层的种种做法来看,还没看到有变好的趋向,只能祝福祖国好运了。

又一次,重新出发

静悄悄地,7.14就这么到来了。回国3个多月,完成生二宝计划,一眨眼就到了再次出发的日子。联想到3年前的那个5月10日,第一次的全家5人一起出发;如今即将再次全家同行,区别是变成了6人,我们的心境也有所改变。

越是到了要走的时候,越是舍不得走。近期的每个周末都在和家里亲戚同事连续地聚会,一起遛娃,娃也是玩的乐不思蜀,一直说要我们去新加坡把她的玩具都带回来南京,不再去了。。汗

昨天陪娃上了回国十节钢琴课的最后一节,老师说她学的还不错,至少已经能认谱了,也希望我们后面能继续找老师教;今天中午又一次和最熟的几个同事去了砂之船吃了美味的麻辣香锅,下班时对公司和座位各种依依不舍。

此行过去还有一系列的手续和申请要完成,过程是否会顺利也是个未知数,两个小孩的生活也是一个全新的挑战,但不管怎么样,先继续前行吧。

回家第一天

昨天从月子中心出来,回到家里,所以算是正式的老大和老二共同生活的第一天。结果是令人失望的:

一个月没有一起生活的老大,突然在我们眼里显得那么的不懂事、任性、没礼貌、不知道体谅别人。一天之内就被我打过手、被wl打过屁股。不知道是这一个月跟着姑姑和奶奶一起生活被惯野了,还是因为我们的爱转移到妹妹身上了,抑或是因为妹妹的回家,她发现自己不受关注了,从而做出各种出格的举动来试图吸引我们的注意。我倾向于觉得是最后一个可能,她的吸引是成功的,但是迎来的却是我们的训斥和责骂。内心觉得老大可恨又可怜。我特别叮嘱wl,一定不要让老大觉得妹妹一回家,我们对待她的态度就全变了,最后把变化的原因归结到她妹妹身上。但是对于我们自己而言,能做的就是最大的忍耐以及不忽视她的每一个任性要求了。还有姐姐本来说好回家后她睡小床,妹妹睡爸妈中间的,到了睡觉时间也反悔了,硬是要和妹妹一起挤到我们中间。吃饭也还是不好好吃,被妈妈限制了时间撤饭碗,结果几乎两顿都没怎么吃,把奶奶都急哭了。

一边老二在哭闹,一边老大在捣乱的日子还是挺艰苦的,希望这个新加了成员的家庭能尽快适应下来。

3 weeks left

这周一拿到了小宝的护照。
出生后三个星期就有了护照也是破记录了吧。
我们是一等到她开始能睁开眼睛了就带着去拍照了。
在公安局的照相室门口抱着娃等她睡醒的经历也是醉醉的。
前两天,把机票也订了,这下突然就感觉剩下的时间很少了。
今天周四,三周后的周四我们就又要飞回去了。
从年初盼望着的回国三四个月的大修整,到现在仅仅剩下三周,不禁感慨时间过得真的好快。
而且好像很多事情都还没做呢。
剩下的这三周要好好地规划了,不能轻易地浪费任何一天。
这次一去,又不知道多久才回来。
在坡县的日子也不知道是否会继续顺顺利利。
希望一切都安好。

33

又过生日了。中午和同事一起去砂之船的壹板一焰简单吃了一顿。鳕鱼很不错。


在今年这个生日前的一个月,达成了两个成就:一个是家中迎来第二个宝宝;一个是PR获得批准通过。这两个成就是2016年的家庭主要目标,在5月份一齐达成,可谓双喜临门,也算不负前几年的努力付出。两件事情相比,后者其实更令人欣喜,跟Stacy讨论原因,大概是因为前者其实也就是一年的辛苦而已,并且结果已知;而后者已经付出了从2012年(那时候我才29)到2016年这4年多的全家人的努力,并且结果是个未知数,所以一旦结果揭晓,自然超出期待。

剩下的事情,就是继续面对生活和工作的挑战了。昨天看了一片文章,说为什么有的人好像什么都知道但是却一事无成,看完非常的汗颜,因为感觉好像就是在说我:兴趣广泛,涉猎众多,却没有任何一个强项,没有能算得上超越搜索引擎的技能。现在得以谋生过日子,完全靠着在原来公司平台上积累的一些浅薄的行业和管理经验,而如果离开了现有的平台,我可能什么都不是了。

所以,接下来的目标,应该要认真打造自己赖以生存的一技之长了。

新生命

十个月的漫长期待之后,又一个新生命来到了我们的家庭。跟姐姐不一样的是,这个宝宝非常的安静,出来之后前几个小时都没怎么哭;就算到此刻为止,也只是偶尔小哭几下,完全不像老大当年不哭到抱起来哄不罢休。在这样的节奏下,作为陪护的我得以从容地给wl喂水喂汤擦身,甚至忙完还能躺会儿,一点都不累。看来这个妹妹的性格真的可能是姐姐的互补?

希望宝贝们都可以健康成长,以及如我赋予她们的名字一样:心怀美玉,志存“瑶瑗”。

片刻宁静

此刻的我躺在床上手里拿着手机,旁边睡着天使般的每时每刻都想亲上一口的娃,再旁边平躺着挺着大肚子的娃妈。窗外的春雨雨淅沥沥地下着,房间里一片安宁,然而我知道,这将是家里将来一段时间里最后一晚的宁静了。

明天早上我们即将奔赴医院,迎来我们的第二个宝贝,开启又一段的折腾之旅,所以这片安宁,属于我们一家三口时期的最后几个小时,使得此时此刻显得尤为珍贵。

想感慨些什么,却又感慨不出来。想起白天因为去医院耽误了很多工作邮件没回,不得不又爬起来去处理邮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