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雷

人生如同旅途,每路过一段风景,总会有一群人同行,而这些同行的人们,也终究会陆陆续续地离开。在研发的时候跟大部分人只有工作上的交集,感受不明显,而到了客服之后,因为朝夕相处,感情愈发地深,所以每次挥别那些离开的人们是总是诸般不舍。然而我的记忆力却总是很差,很担心时间一长,就把人家忘记。于是还在OCS的时候,就计划着为每个离开我身边的人写一些我的印象,一晃已经过去两年多了,还没有动过笔,主要是感觉写不好。最近突然又想写了,那么就从近的开始补起吧。

徐雷是EBS项目SC团队的一名SC,很少见地来自广研,人瘦瘦的,长得显老,其实还很年轻,但是却已经有了两个可爱的女儿,令人羡慕不已。他的第二个女儿是超生的,据说被罚了不少钱,所以一直有经济上的压力,最终的离开可能也是有这方面的因素吧,公司提供不了他所期望的薪水,而外面的公司可以。徐雷给人感觉比较腼腆,说话的时候不怎么直视而是经常往下看,让人感觉他很不自在的样子。不过听客户说在需求会议上的时候,凡是他认定的点,他一定会硬着脖子死扛,坚决不服软,连一点回环的余地都不给。

我刚接手EBS的时候,徐雷在EBS负责的是Office365这块的需求,当时这块需求已经做差不多了。于是从大概从14年初开始,他开始负责固网NGN需求的调研。我们南研这边,平时固网做的很少,SC对NGN了解很少,而广研的长处就在固网CRM方面,于是他就被选中去负责固网NGN需求的调研。刚开始的时候,客户反馈很不好,据说英文沟通方面有问题,并且对EBS本身业务并不熟悉,完全hold不住user之类的,导致客户一直要求单飞来协助他进行NGN的调研,强化沟通部分。然而单飞本身当时也已经有了离开之意,并没有投入太多,所以这块就徐雷独自抗了下来。调研进行了好几个月,设计与多个第三方的接口等,需要帮助客户无数个部门组织梳理各种业务场景下的流程,徐雷对于自己不知道的业务就内部问各个SC,最后竟也把需求调研完成了。除了NGN,还包括了同系列的产品ADSL和EW等。14年下半年NGN启动大规模研发;15年初NGN启动现场SIT与UAT,开始了漫长的测试过程。

测试中暴露了非常多的问题,很多跟接口相关,也有不少跟SRS相关,导致研发人员对编写SRS的SC意见很大,不过SC内部而言,对于徐雷都还是觉得很不容易的。因为NGN相对于其他需求而言,并不是某一个功能模块的需求,而是完全新的一整套产品,调通这套产品的难度,可能并不亚于最初调通Mobile业务相关的全部功能,而整个这套产品相关的SC,却仅仅有他一个人负责,这对徐雷来说,确实是承担了过重的责任了。除此之外,客户也有一些抱怨的声音,当然,像这样的条目,一周常常排满的会议里能survival下来可能已经不易,还要对客户的各种问题都回答到位,要求也是稍有点高了。几十M的需求文档,在群里每个人问他细节的时候他都能以非常快的速度回答出来,看得出来对于自己负责的这个需求是熟悉到一定的程度。对于业务专业技能方面我是不怀疑他的能力的。

我跟徐雷在群里有过争吵,似乎是因为客户的抱怨,我说了句为什么你手里的事情总是要我催几遍。后来我道歉说之前情绪激动了,等他到现场之后请他喝饮料,不过最后还是没有找到机会,等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这一点上,留了一点遗憾。最后他离开现场之前,我让SC团队负责人召集了NGN相关的主要客户和团队成员,在三盅两件一起给他送行,他也还是很腼腆,并没有说很多话。

徐雷离开公司的时候,NGN的UAT还有一点尾巴没有做完,当然,离上线还有RT和Pilotrun等环节。我想,等到终于上线的时候,一定要特地通知徐雷一下,告诉他他的这个条目上线了。这是他这一年多来的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