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bo通关

前两天下载了Angry Birds的正统续作Angry Birds2,难以忘怀当年在印尼有了iPad之后初玩Angry Birds时的惊喜,当年这是我第一个付费的app,觉得非常值得。然而Rivio工作室并没有在续作中能够复制初作的成功。这次的2也是一样,关卡设计和场景转换没问题,但是Gems的设定和Hearts的设定让人感觉像在玩Candy Crush,各种想着法子赚钱。两三天玩到40多关之后便没了兴趣,觉得继续玩下去只是浪费时间而已了,于是果断删除。

想到手机上还有个游戏Limbo一直还没通关,卡在最后80%左右进度的地方。每次清理手机空间的时候都不甘心把这个未通关的游戏删了,于是一直留到现在。卡的地方,youtube搜了一下知道怎么过了,结果看youtube上瘾了,照着别人的通关视频一口气把剩下的20%也打穿了。游戏的设计确实非常的精妙,并且整体营造出一种神秘的氛围,非常棒的游戏。

当年的几大神作,怒鸟、切水果等等都渐渐失去了灵光,近期的纪念碑谷、Limbo也通关了,ios平台上还会再出现新的神作吗?

   
    
 

一个马克杯的诞生

之前做了项目组的照片墙之后,一直想着能把这份纪念带给所内的大家,正好10周年同学聚会的时候定做了马克杯,感觉还不错,于是考虑做马克杯送给研发的同事们。

刚开始考虑的图案是把照片墙中间的I ❤️ EBS引到马克杯上,找淘宝店家出了两稿,但效果都不太满意。   

 于是就搁下了。刚好前几天公司部门调整,管辖范围扩大到整个新加坡了,于是在上周日(20150802)下午在家的时候,想到给杯子上加上一个代表新加坡PU的图标。最初的想法是上面的I love EBS 放杯子一侧,另一侧则设计一个新加坡PU的图标。

图标设计一开始就确定了简洁路线,最能代表新加坡的图案莫过于鱼尾狮了,于是初步计划logo由鱼尾狮图案、ZTEsoft和Singapore字样组成。开始找素材,先搜到一个比较满意的鱼尾狮logo,蓝色线条画成的,既不过于简单也不会太过复杂,挺满意的;ZTEsoft没什么好想的,直接用公司的标准logo,去论坛置顶帖里取到;Singapore字样搜了一阵,一眼就看中了之前新加坡旅游推广网站用的logo“Uniquely Singapore”,里面Singapore的字体一看就很喜欢,并且跟鱼尾狮的线条感觉很搭配。

三个素材分分钟找到之后就开始考虑组合了。打开画图板(是的,windows画图板)把这三个logo先都放进去,把鱼尾狮简单处理了下,抹掉了uniquely字样,凭直觉组合如下。  

初稿一看效果还不错,本来还计划统一整个图标的颜色,结果发现就这么组合在一起还挺和谐的,颜色都不用改了。

这时候脑海中突然又产生了一个想法:不要另一边的I Love EBS了,风格根本不搭配。那么是把上面这个图标在杯子两边印一样的两遍吗?又显得俗气。本着“少即是多”的想法,尝试着直接把字拉到远离图标的另一边,奇迹发生了:
一下子变得很简洁雅观了。当然,两行字的相对位置还是花了很长时间仔细雕琢的。这下子感觉特别适合用在马克杯上:一边图案logo,一边文字logo的搭配。接下来就是找淘宝店家了,为了省事直接找了上次同学聚会定做杯子的那家,把图案传过去,那边很快就传回效果图,除了对齐,什么都不用改: 

 拿到效果图之后更加确定就是它了,剩下的就是跟卖家确定细节。其间曾经想让店家把两个蓝色部分统一到公司新logo的颜色,但是调整后感觉效果不佳,最终放弃了调整。出门吃个晚饭、简单预估了下需要发放的人数(从最初计划的EBS扩充到所有支持新加坡的研发),晚上回来就跟卖家拍下了80个杯子。质量方面选了最好也是最贵的的瓷质,只希望最终效果不要太差,大家都愿意用就行了。

经过了两天的等待,今天下午终于到货了。在所内的发货盛况无缘得见,但群里的好评已足够让人欣慰。这1000多块钱的腰包感觉也花得值了。

 

徐雷

人生如同旅途,每路过一段风景,总会有一群人同行,而这些同行的人们,也终究会陆陆续续地离开。在研发的时候跟大部分人只有工作上的交集,感受不明显,而到了客服之后,因为朝夕相处,感情愈发地深,所以每次挥别那些离开的人们是总是诸般不舍。然而我的记忆力却总是很差,很担心时间一长,就把人家忘记。于是还在OCS的时候,就计划着为每个离开我身边的人写一些我的印象,一晃已经过去两年多了,还没有动过笔,主要是感觉写不好。最近突然又想写了,那么就从近的开始补起吧。

徐雷是EBS项目SC团队的一名SC,很少见地来自广研,人瘦瘦的,长得显老,其实还很年轻,但是却已经有了两个可爱的女儿,令人羡慕不已。他的第二个女儿是超生的,据说被罚了不少钱,所以一直有经济上的压力,最终的离开可能也是有这方面的因素吧,公司提供不了他所期望的薪水,而外面的公司可以。徐雷给人感觉比较腼腆,说话的时候不怎么直视而是经常往下看,让人感觉他很不自在的样子。不过听客户说在需求会议上的时候,凡是他认定的点,他一定会硬着脖子死扛,坚决不服软,连一点回环的余地都不给。

我刚接手EBS的时候,徐雷在EBS负责的是Office365这块的需求,当时这块需求已经做差不多了。于是从大概从14年初开始,他开始负责固网NGN需求的调研。我们南研这边,平时固网做的很少,SC对NGN了解很少,而广研的长处就在固网CRM方面,于是他就被选中去负责固网NGN需求的调研。刚开始的时候,客户反馈很不好,据说英文沟通方面有问题,并且对EBS本身业务并不熟悉,完全hold不住user之类的,导致客户一直要求单飞来协助他进行NGN的调研,强化沟通部分。然而单飞本身当时也已经有了离开之意,并没有投入太多,所以这块就徐雷独自抗了下来。调研进行了好几个月,设计与多个第三方的接口等,需要帮助客户无数个部门组织梳理各种业务场景下的流程,徐雷对于自己不知道的业务就内部问各个SC,最后竟也把需求调研完成了。除了NGN,还包括了同系列的产品ADSL和EW等。14年下半年NGN启动大规模研发;15年初NGN启动现场SIT与UAT,开始了漫长的测试过程。

测试中暴露了非常多的问题,很多跟接口相关,也有不少跟SRS相关,导致研发人员对编写SRS的SC意见很大,不过SC内部而言,对于徐雷都还是觉得很不容易的。因为NGN相对于其他需求而言,并不是某一个功能模块的需求,而是完全新的一整套产品,调通这套产品的难度,可能并不亚于最初调通Mobile业务相关的全部功能,而整个这套产品相关的SC,却仅仅有他一个人负责,这对徐雷来说,确实是承担了过重的责任了。除此之外,客户也有一些抱怨的声音,当然,像这样的条目,一周常常排满的会议里能survival下来可能已经不易,还要对客户的各种问题都回答到位,要求也是稍有点高了。几十M的需求文档,在群里每个人问他细节的时候他都能以非常快的速度回答出来,看得出来对于自己负责的这个需求是熟悉到一定的程度。对于业务专业技能方面我是不怀疑他的能力的。

我跟徐雷在群里有过争吵,似乎是因为客户的抱怨,我说了句为什么你手里的事情总是要我催几遍。后来我道歉说之前情绪激动了,等他到现场之后请他喝饮料,不过最后还是没有找到机会,等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这一点上,留了一点遗憾。最后他离开现场之前,我让SC团队负责人召集了NGN相关的主要客户和团队成员,在三盅两件一起给他送行,他也还是很腼腆,并没有说很多话。

徐雷离开公司的时候,NGN的UAT还有一点尾巴没有做完,当然,离上线还有RT和Pilotrun等环节。我想,等到终于上线的时候,一定要特地通知徐雷一下,告诉他他的这个条目上线了。这是他这一年多来的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