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及最后的软装饰

离开住了5年的四牌楼,搬到自己的新家了。

IKEA的黑白画与画框,画框129×2,画39×2,好不容易弄上去调整好了,先随便拍拍,就等设计师前来给他的这整个作品拍照留念啦~

用设计师肖锋常说的:一个字,雅~

今天的另一个战果,IKEA买的桌布,不过很怕弄脏啊,咋办?是不是要搞块软玻璃啊。。

 

2004.7-2009.6 四牌楼

不管怎么样也是住了5年的地方,终于要走了。在一个房间住了5年,同住的换了一茬又一茬,终于轮到我走了,还是有不少感慨的,走之前写下一些回忆吧。

大三之后的暑假,2004年的夏天,入住到这间屋子,学校附近的一套两居室。一起入住的还有3个同班同学,有俊,柳书,杨磊。四张单人床,我跟杨磊住一间,有俊和柳书住一间。不过这三位是大四开学才入住的,在他们入住之前的大三暑假,同班同学张文礼,包括女生华璐、马欢均短期借住过一些日子,那是一个有奥运会的夏天。我利用一个暑假找到两处实习的机会,为后面找工作时吹实习经历做了些准备。

然后就是悠闲的大四了,9月开学前后突然想考研了,于是匆匆报名报班买书做题,然后在10月却开始屡屡被校园招聘所诱惑,找工作并没有尽力,只简单投了几家对口的企业,在经历了一次被拒(hw面试),一次拒人(深圳国人通信)之后,便在12月1日投入了Z的怀抱。工作有保底了,考研复习也就松懈了,最终很丢人地没有去考试。

值得一说的是我们同租的这四个同学最后很经典了概括了毕业的四种去向:一个保研,一个考研成功,一个考研失败后工作,还有我,直接工作。

工作是从05年的3月开始的,放弃了大四最后几个月昏天暗地的吃喝享乐,而选择去公司申请实习及毕设,对于这个决定,是该后悔没有抓住人生最后这一段毫无压力的悠闲时光跟同学一起玩乐享受却选择提早投身工作呢,还是该庆幸比同批毕业生提前4个月进入公司,因此领先一步,以致今后可以步步当先?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是哪个多一些。

大四这段时间陪伴我和同班同学的还有wow。04年刚搬出学校租过来的时候,还只能电话线拨号上网,后来实在受不了了,就开了宽带,印象中貌似我们这届的大四下,就是在集体玩wow了,我还隐约记得是在4区艾欧纳尔,所有同学真名实姓开号一起玩,煞是热闹,我因为白天要去公司实习,因此跟全天玩的人相比,时间少很多,升级也慢很多,唉。快到毕业的6月,由于存在网络和空调的优势,这里住的同学多起来了,记得的有琰清、之杰、敏佳、志韦。。等等,一时间屋里热闹非凡,后来干脆把折叠单人床都收了,地上满铺了席子,一排半裸男齐齐躺下,难以忘怀的场景。。。

再后来就毕业了,有些离校的同学会在这里中转一阵子,然后一个个的就离开了。

到公司报道,工作正式开始了,日子也一天天雷同了起来,在一天天雷同起来的日子里,一晃眼就工作4年了。

正式工作的第一年是从05.7开始的,这个大学毕业之后的暑假,考研失败的同学来到这里住下了,准备重新考研(不过主要的时间还是在玩wow,所以。。。)。开学后有俊和杨磊去学校住研究生宿舍了。同舍的换成了琰清,敏佳,柳书当时好像还没走,这样仍然保持跟大学同学同租。

再后来另一个在熊猫工作的同学志韦搬来了,柳书有了自己的房子搬走了,记不得谁先谁后了,表弟耗子毕业了,借住我这里一阵,再后来志韦去上海工作,搬走了,就这样所有的大学同学来来往往,终于散尽。大概是07年的时候,公司同事付明兵入住,后不久搬走,跟老婆筑爱巢去了;然后另一公司同事孙捷入住,然后08年初我出差,离开这里4个月,5月回来至今,大概就是这样。

工作之后的生活难免每天雷同,很多大学时一心想着以后没有考试压力之后要好好享受的事情,到工作之后却发现渐渐没有了兴趣,比如买了自己的PS2,却一直没有通关最终幻想10或者12;比如某某武侠小说全集,想着工作之后看完的,至今也没有看;比如坚持看火影忍者;比如wow,到其他网络游戏,到单机版RPG游戏,都一一无法继续;不得不承认工作之后的一些想法、兴趣、观点变化之大,是远在体型的变化范围之外的。还好在工作还有些动力,且可以得到充分的自我实现,还没有完全变成浑浑噩噩的植物人。

就这样到了09年,郊区的新房慢慢地也倒腾好了,明天就要离开这个住了5年的屋子了。以后到天桥吃小煮面,到学校大礼堂散步也没那么方便了。不管怎么样,新的地方总会有新的变化,还是很期待的。愿生活越来越美好。

2009.6.19于四牌楼红旗新村4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