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闷~~

是这样的。

我打算升级笔记本硬盘,买一个80G5400R8M的新硬盘装到笔记本里,同时把原来的30G移动硬盘卖掉,把笔记本里的40G硬盘拆出来做新的移动硬盘。

周五我把30G的移动硬盘卖了,所以周六下午下班后我就入手了80G的新硬盘,计划是周六晚上装系统,周日今天一天装其它相关的东西。

但是到现在我还在用40G的硬盘,为什么呢?

因为我找不到螺丝刀拆我的笔记本。

后来我找到了螺丝刀,但是换硬盘要拆的三个螺丝拆了两个之后,我发现第三个滑丝了,拆不下来。

就这样,这个周末结束了,我的硬盘升级计划搁浅了。。。

EuroStar Carnival · 嘉年华

……声嘶力竭……
 
150的通票现在只要100元了……呵呵……合算……
下午过去的…… 一直玩到10点清场……
然后跟着工作人员的班车回市内的……
大型项目全玩到了……最后玩了最经典的项目“惊天动地离心转”……爽……
另……乔某男玩了14遍碰碰车……B4他……
 

看了下面这篇报道,心里很不是滋味。

还记得在大学的课堂上,老师给我们讲到WAPI,讲到我们系在国家WAPI规范研究中的地位,讲到中国凭WAPI勇敢挑战WiFi标准,要在ISO中占得一席之地,我们要以此改变自己在专利上永远受制于人的局面,等等等等,那时听得热血汹涌,心潮澎湃,民族自豪感狂增。。。
 
——那时的我还很单纯。
 
现在看到这样的新闻报导,很难为WAPI而“义愤填膺”起来。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允许发言,其实说明了国际标准化组织心里有鬼."
——这不正是我们国家的言论自由现状么?那么可以说明我们的ZF心里有鬼么?
 
“从现在了解的情况看,这次中国代表团遭遇的不公前所未有.一个号称公正、公开的组织居然拒绝了成员国申述的要求,这样的组织有何公信度可言?”李教授难掩心中的愤怒.
——这不和我们对岸那个岛在联合国受到的待遇一样么?——只有承认自己,才是“有公信力”的组织。这跟政治游戏有何区别?
 
——还有很多话,不想说了。毕竟是我们系参与了做的标准,实在不愿意把WAPI跟以前那些打着爱国旗号骗钱的所有龙芯CPU、麒麟操作系统等等相提并论。
——希望WAPI在中国不要成为垄断企业压榨百姓的工具。
——希望更先进的技术标准早日统一全球。

转一篇WAPI VS WiFi的报道

[From cnBeta]WAPI冲击国际标准再失利 转攻国内 欲进入高校和家庭

"WAPI不是国际标准,但是在中国,它是第一标准,这是毫无疑问的."
"即使没有成为国际标准,WAPI在中国也将发展的很好."

—WAPI产业联盟主席韩康.

"不允许发言,其实说明了国际标准化组织心里有鬼."

—一位业内专家分析.

 

6月8日下午,捷克首都布拉格,参加由国际标准化组织(ISO)“表决分析组会议”的中国代表团获得消息:由于在投票分析组会议上,中国代表团不被允许阐述自己观点,形成严重不公局面,为另寻公正解决的途径,中国代表团决定退出本次会议讨论.

一年以前,在ISO组织召开的法兰克福会议上,原本是要处理中国WAPI和美国IEEE802.11i的矛盾问题,却因为秘书处的偏袒,导致WAPI提案在该会议上无法得到公正的对待,不被允许在会议上进行讨论.中国代表团愤而退出了该会议.

两次遭遇不公,两次无奈退出,一度被人们寄予厚望的WAPI国际化进程再次无限期延后.

退出为不公

《财经时报》第一时间联系了知名WAPI专家李进良教授,他表示也是刚刚获知这一消息.

“从现在了解的情况看,这次中国代表团遭遇的不公前所未有.一个号称公正、公开的组织居然拒绝了成员国申述的要求,这样的组织有何公信度可言?”李教授难掩心中的愤怒.

根据李教授的介绍,本次会议的名称是“表决分析组会议”,在捷克技术大学举行,由SC6主席韩国的金峻年教授主持,主要参加方有中国、美国、法国等9个国家和国际标准化组织/国际电工委员会(ISO/IEC)总部代表等共22名.

本次会议是对3月份投票结果的一个复审,即当时参与了投票的国家代表要对自己当初的投票意向给出合理的解释,如果解释不成立,当初的投票要接受不成立的结果.

“我们一向都非常尊重国际标准化组织,并积极参加该组织的活动.但是,出现这样的事情让我们很失望.”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WAPI产业联盟成员向记者表示.

欲盖弥彰

《财经时报》从前方代表团了解到,中国代表团对本次申诉机会十分看重,并做了充足的准备.

一位熟悉内情的人士向《财经时报》透露,在3月8日投票之后,中国曾经提交长达38页的说明资料,其中有49项证据足以说明WAPI国际标准推进过程中,美国电子电气工程师协会(IEEE)违背国际标准化组织规则的事实.“这在ISO标准化历史上是罕见的”,这也直接导致了许多不明真相的国家成员体投WAPI反对票.

“在捷克召开的分析组会议中,投了反对票的会员必须提供合理的技术理由,用以佐证自己投票的公正性.如果其理由站不住脚,则反对无效,则被视为赞同票.”该人士表示,“所以,此次会议对于WAPI能否翻盘至关重要.”

“不允许发言,其实说明了国际标准化组织心里有鬼.”一位业内专家分析.

WAPI的中国筹码

虽然对结果普遍表示失望,但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众多专家对于WAPI的前景依然表示乐观.

“WAPI不是国际标准,但是在中国,它是第一标准,这是毫无疑问的.”WAPI产业联盟主席韩康强调.

2006年1月,财政部、国家发改委、信产部就已经联合下文,政府采购均必须优先考虑符合WAPI的产品,以支持国产标准.

3月初,信产部和发改委再次牵头,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方正、华为等实力企业吸纳进入WAPI联盟.

记者调查发现,不少核心企业如西电捷通、中电华大、北京六合万通等芯片开发企业已自主研发出符合国家标准的WAPIIP核和相关芯片.国内基于WAPI的产业已经成燎原之势.

“此次努力虽然失利了,但是并不代表WAPI成为国际标准的大门已经彻底关上了.”一位业内专家分析说,“WAPI和IEEE802.11i之争其实已经跳开了技术竞争的层面,多方因素将会决定事态的走向,不排除双方经过协商出妥协方案的可能.”

“即使没有成为国际标准,WAPI在中国也将发展的很好.”韩康向《财经时报》重申.

消息来源:财经时报
 

《有一天啊,宝宝》蔡康永

节选
 
演唱会<好朋友的大房子里>
 
亲爱的宝宝:
现场演唱会。
八个朋友,围着大房子里的大木头桌,吃完布丁以后,开始说每个人去过的现场演唱会。
没有人够老得赶上披头四,但有人竟然听过鲍勃·迪伦的现场,大家赞叹了一下。另外几个人讲起自己哭得最凶的演唱会,都不是很有名的。妮塔说起她在纽约一个荒废剧院里听的那场演唱,她感动的不是主角,而是半途以神秘嘉宾身份现身的、当时一个刚从勒戒中心放出来、因为遗传白化症而披着满头白发的年轻女歌手。
芮塔则说起一个喜欢单脚站立整场演唱会、疯狂吹笛的吹笛手。
"他们都只有名那几年,后来就没什么人知道了,有名大概也不是太吸引他们的事吧。"她们说。
我参加过的演唱会,全场最多人的大概六万人、最少的大概八十人。每次我都好感动、好高兴。我喜欢看几万个人接力的、把手上喷火花的火花棒一个接一个地散布到全场都是。我喜欢在场里挤满快让人窒息的热情的时候,抽空抬头看天上的星星。我也喜欢在小酒馆里看有的人醉着有的人吻着,听着自己也醉了的满头白发的歌手,在唱我怎么听都还是会流眼泪的歌。
宝宝,我为什么一直对电视很有戒心,是因为电视老是让你以为,你听过那个歌了,但其实你没听过;老是让你以为你看过那个人了,但其实你没看过;老是让你以为你知道灾难与死亡了,但其实你不知道。
我每次在现场感动得要命的事,后来再透过电视看到的时候,根本感觉不出来是同一件事情。电视好像渔网,把有生命的都拦截在网子的那一边,到这一边流出来的,都只是水而已。
亲爱的宝宝,将来如果有你喜欢的歌手,你要想办法去听他的现场演唱会,去跟其他和你一样喜欢他的人在一起。你不知道那个歌手会有名多久,你也不知道他会愿意活多久。你只能趁他还在的时候,让他变成你回忆的一部分。
有些人的生命没有风景,是因为他只在别人造好的、最方便的水管里流过来流过去。你不要理那些水管,你要真的流经一个又一个风景,你才会是一条河。
————————————————————————
从一篇文章,可以喜欢上一个人,和他的书。
虽然常看《康熙来了》,但是没想到他是这么有文化修养和思想深度的人,我想拥有他所有的书。
在这里可以在线阅读这本书:

MoNoKuRo Boo

发现了两只超cute的小猪——黑白猪,
名字叫做"MoNoKuRo Boo",
它们的口号是"Simple is Best",
想到明年就是偶们猪猪的本命年了,
要抓紧时间在第二个本命年前幼稚一把,
(过了第二个本命年差不多就要忍泪和幼稚告别了555)
于是买了只小小的黑白猪的别章别在包包上面了,
还买了黑白猪的贴纸,
密密麻麻地贴在偶的手机上面,
嘿嘿,看看这些黑白猪的图吧~

失败的演讲稿

老爸说:你是作为优秀员工的代表上台发言的。结果说的却都是自己的东西。根本没有起到代表其他所有新员工的作用。所以这篇演讲稿及这次演讲都是失败的。
唉。老爸说得是啊。